专访扬之水:逛博物馆是一件“让人痴迷”的事

更新时间:2019-03-03      

约访扬之水先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扬之水先生原名赵丽雅,扬之水这个名字来源于《诗经》,当时是为了在《读书》写 " 品书录 " 栏目,作为编辑的她需要一个笔名,于是顺手翻了《诗经》,正好是扬之水那节,于是就直接拿来用了。扬之水,意为平缓流动的水,然而她的阅历却一点都不平缓,甚至能够说是波澜壮阔得近乎传奇。她并非科班诞生,阴差阳错的经历让她错过了大学生涯,早些年她在北京王府井果品店还开过卡车,卖过西瓜,后考入光明日报社,进入《三联》,后又进入《读书》杂志,1996 年进入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,从此一步步进入学术圈,跟随文物大家孙机老师,终于踏入名物研究的殿堂,这种由文学入名物考据的跳跃式人生经历,与沈从文先生颇为相似。

2 月 23 日,长沙博物馆,扬之水讲座结束后与听众进行交流。图 / 记者李林冬

扬之水先生认为咱们这个时代是幸运的,因为可能 " 读图 ",更正确地说,应该叫 " 读物 "。收藏有大量文物的博物馆就是这样一个可以 " 读物 " 的好地方。这本书的副标题就叫作 " 博物馆参观记 "。扬之水先生始终以来,痴迷于逛博物馆,从国内到境外,从东南亚到欧洲、北美,据她自己所言," 稿费跟退休金都砸里面了 "。

逛博物馆是一件 " 让人痴迷 " 的事

起初她用热情的方式婉拒,最后单刀直入地说:要不你还是多看看我写的书吧,我这人不善言辞,想说的话,都在书里了。于是我读了一下她推荐的《定名与相知》。上周末时,恰逢扬之水先生来长沙讲座,她对照片上看起来更加清瘦,精神却好得很,洋洋洒洒地讲了两个小时,台下反应热烈,她却只给了一个回答问题的机会便飘然而去。会后有幸见了一面,并进行了短暂的交换,她看起来亲切随跟,但确切不善交流,大多数的心理都在学术研讨上,兴许这才是一个大家应有的风范吧。